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路山知青

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路山人民公社上山下乡知识青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1974年10月16日上山下乡到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路山人民公社,成为“知识青年”。 路山知青QQ群: 254614691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心中的酒》作者:东申大队知青徐国庆  

2014-05-19 20:02:40|  分类: 徐国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心中的酒

作者:东申大队知青徐国庆

 朋友相聚,我们坐在豪华气派的餐厅里,厅内金壁辉煌,中央石山喷泉,五彩灯光映着溢满美酒的水晶杯,悠扬乐曲缭绕在花丛石路中,大家觥杯交错,好不惬意。我不胜酒力,几杯啤酒下来,便有点晕晕乎乎。站在窗前,俯视夜幕下的城市,那远去的街灯,像岁月的河流,缓缓而去,让我想起了四十年前的一场酒宴。

 下乡不久的一天,队长要我们去他家吃饭。说是一块熟悉熟悉,唠唠家常。当时已是初冬,天黑得早,月已爬上树梢。我们穿过村中心路,向北,进一条土路窄巷,两边是高低不平的土墙,墙上的枯草,在深秋的冷风中摇曳,如不抬头,仿佛走在土洞里。只是前面几个嬉闹的孩子和农家院透出的微光,才让土巷有了些许生气。

 队长的家,是一个四合院。北面三间草房是寝室。西边是小方格木窗的小土屋,用来盛粮食。南边是猪圈,不知什么原因,里面没有猪。猪圈旁边,是个形状像大年糕似的柴禾垛。东边是院门和饭屋,饭屋里响着咕哒、咕哒的风匣声,屋顶烟筒冒着缕缕炊烟,加上院子里蹦蹦跳跳的孩子们,倒有点像过年的样子。

“快进来!快进来!”一看到我们,队长就高兴地喊。一把,把我们拉进屋。那时,村里没有电,屋里点着煤油灯。屋内一个土炕,一张方桌,两把凳子,在向里看灯光太暗,什么都看不清。屋的当中,放了一张白茬小矮桌,我们围桌而坐,一人面前,放一个三钱酒盅。桌上有大白菜,青萝卜,还有白豆腐等,味道鲜美。在那个年代,能喝酒就相当知足了。稍作片刻,队长媳妇竟端上一盆热腾腾的清炖鸡,这在当时,即使城里人也很少吃的大件。鸡汤的香味弥漫着整个屋子。没等酒席开始,我们已垂涎三尺,迫不及待了。接着,队长从桌下搬出一坛白酒,用棉袄袖擦去坛盖上的灰尘。说“这是我最好的白酒,专门为你们准备的。”我们急忙招呼刚才玩的孩子们一起吃,队长摆摆手“甭管了,他们出去玩了。”

“今晚你们能来,俺很高兴。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是毛主席的号召,俺们坚决支持。你们来了,咱就是一家子。以后的日子,好坏咱们一起过。”队长的话像热腾腾的鸡汤,让我们心里暖暖的。灯光下,他脸颊黑红瘦削,头发蓬松,眼睛却炯炯有神。披一件黄色旧军衣,淡黄色的灯光映着,依然有当年当兵时的威武。酒宴开始,队长直奔主题,领着喝,杯杯干。你一杯,我一杯,你来我往,气氛高涨。不一会,有的知青已有醉意。队长媳妇也是个热心人,站在旁边,接着我们的话,说“其实,你们也是孩子,离开家也不容易,快吃鸡,把汤一块喝了,以后干活有劲。”然后一一分给我们。鸡香、酒美、人高兴,不知不觉月已当空。有人提出明早还要往地里运粪,向队长请辞。他坚决不依,怕我们不尽兴。我们再三相劝,方才罢休。

 村里的月亮像明镜一样,满满地照着土巷,我们在银色的光里高兴地跑着。刚出土巷,几个在玩的孩子挡住了我们的方向。我好奇关切地问“这么晚了,你们怎么还不回家。”月光下,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,领着一个小男孩,看样子是她的弟弟。听见我的问话,噘着肉嘟嘟的小嘴说“俺爹不让俺回家,怕弟弟要鸡吃,要是不给他,他就闹,不好看。”原来这是队长的孩子,为了我们队长竟把孩子执到外边。借着月光,我仔细地打量着他俩,女孩头上扎着一双朝天小辫,穿一件桃红色小棉袄,圆圆的小脸蛋冻得通红通红,两个膝盖补着一对整齐的小补丁,像月光下一支纯真可爱的月季花蕾。男孩两只手紧紧地搂住他姐姐的一只胳膊,扑闪扑闪的大眼睛,天真地看着我们不说话。此时,我才知道这场酒宴的重量。我才意识到在一个不富裕的家庭,举办这样一场家宴,不亚于国家举办一场隆重的国宴。那酒席上的鸡,或许是他们一家唯一换钱的来源,或许是孩子们一年期盼的口中美食。想着酒宴的情景,看着眼前的孩子,我有一种内疚,负罪。我想给他们点什么,可当时我什么都没有,我想对他们说些什么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只有一颗不安的心和一双潮湿的眼睛,我紧紧握住她们那双冰凉的小手。

 那一夜,我久久不能入睡......

 望着窗外的月亮,多么渴望乡亲们的日子能像这圆月一样美满。

 后来,有两件事让我悲喜交加。悲的是我们回城不几年,队长就病故了,不巧的是在这之前,我几次回乡都没有见到他,成为我终身的遗憾。喜的是队长的儿子,那个月光下的小男孩,已成为一家小有规模的企业厂长。

 坐在富丽堂皇的酒店里,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。这些年来,我也到过许多地方,浏览过不少名胜古迹,经历过各种名目的酒席,品尝过许多地方的菜肴,却没有一次能比土巷的酒宴给我留下如此深刻地印象,没有一次能像土巷主人那样深深地在我心灵深处。在纪念路山知青下乡四十周年之际,我要感谢那段知青生活,感恩队长他们用质朴、真诚、善良的力量,让我始终怀着对农民兄弟的敬畏之心,思想着那永远不会消散的心中的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徐国庆写于2014年5月8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