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路山知青

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路山人民公社上山下乡知识青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1974年10月16日上山下乡到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路山人民公社,成为“知识青年”。 路山知青QQ群: 254614691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待到苹果熟透时》作者:前召二大队知青曹建中  

2014-07-17 12:14:52|  分类: 曹建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待到苹果熟透时》作者:前召二大队知青曹建中 - 路山知青 - 路山知青

       1975年秋,一天的后半夜,我突然被雷声惊醒,一道道闪电划过夜空,瞬间漆黑的夜晚如同白昼一样明亮,清脆而响亮的劈雷一个接着一个在我住的小屋顶上炸响,大雨就像从天上倒下来,不停的下着。此时节已入初秋,我奉命在大队果园守夜看园子快一个月了。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坏天气,独自一人睡在不足四平米低矮的小屋里,不远处果树林里还隐约能看见几个坟头,小屋边高大的杨树借着风势不时发出奇怪的声音,风声、雨声和树叶声夹杂在一起,有点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我顿了顿神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缓解下紧张而恐惧的心情。透过小屋的门窗向外查看,苹果树上已快成熟的果实,压在枝头不停地随风晃动,似乎在跳着桑巴舞,向我显示着它们的勇敢和骄狂,此时此刻我到是显得有些紧张和怯懦。盼着雨停,盼着天快亮起来。心里越是这样想,天边越是没有泛白的迹象,雷雨还在不停的折腾着。不知道是紧张的原故,还是其他什么原因,我开始胡思乱想,不知不觉陷入沉思之中......

 1974年10月16日,我们15名知青下乡来到路山公社前召二大队。一来到农村,就被美丽的景色所吸引,山边高大的柿子树,村头大片的杏树林;往远处望去果园成片,绿树成荫,几座相连的山峦映衬在绿色之中,好似一幅山水画展现在面前,难怪齐桓公姜小白不顾旅途辛劳,选此地狩猎玩耍。我们安顿后,都被派到大队林业队,先收柿子,后来到大队果园劳动,从此与苹果结了缘。那时苹果已经下园,干些翻地、施肥、打药、浇树等果园管理的活碌。大队的果园很大,在村南边,凤凰山与荆山之间的山脚下,果园以苹果树为主,零星种着几棵梨树。中心部位有三间瓦房,林业队用来存放些东西,英雄边树生的爷爷住在里面看门,天一擦黑他老人家就睡觉了。四周还建有土呸小屋,周边扎着薄帐子。

 随着季节的轮换,春天来了,苹果树枝条上现出花蕾,经暖暖的春风轻轻地吹拂,不几天苹果花就开了,白白的花朵透着淡红色,就像天使般的少女涂上了胭脂,羞涩迷人。远远望去,一大片洁白的花朵,像是雪花洒落在绿树叶上,似梦境一般。在我们劳动的同时,小蜜蜂也不失时机的在辛勤劳作着,它们在花丛中翻来滚去,十分的逍遥自在。到了六七月份,苹果渐渐的膨大,当苹果长到拳头大小的时候,大队就安排专人守夜看园子了。我们用木棍子、苇席和茅草搭起三角形状的高脚草屋,屋子两边的草棚可以支起,视线比较通透,下雨了或晚上凉了就把棚子放下。守夜看护果园的生活由此开始,漫长的夜生活使人神魂颠倒。

 大队安排我和群东看园子。群东是我们知青组年龄最小的,和我是高中同班同学,自认识他哪天起,他就一直跟随我们一起玩耍,之间的关系就像兄弟一样,两家的关系也甚好。上学时发生的一件事,让我处在了尴尬的地步,至今记忆犹新。上世纪70年代文化生活很单调,看电影是人们的唯一的选择。老辛店人都记得铁路北宽宏街的露天电影院,要看新发行的影片只有去那里才能看到。每当有好看的电影,我就在课间自己画一张电影票,拿着去看电影,我画的影票可以假乱真。

 有一天,群东见我在画票,非得要一张,开始我不想给,他死缠着,没办法只好给他画了一张。我再三叮嘱他:虽说我画的电影票近似真票,但是仔细辨认还是有区别的,拿着它去看电影需要些技巧:一是要在检票口人多的时候进场;二是检票进场一定要大方,不能有心虚的表现;三是入场不要太早,最好等到电影快开演时。反复交代,群东还是出事了,被电影院检票的当场抓个现行。电影院的人都认识他爸妈,也没难为他补张票就了事了。他爸妈却感觉很没有面子,知道是我给他的假票,对我是不依不饶,说我把群东带坏了,那段时间让我颜面扫地。更重要的是,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能拿画票看电影了。现在想起这件事都感到很搞笑的,家里不是不给钱看电影,只是年纪小好奇,处处想显示自己的本事。那时在大人们的眼里我是个坏孩子,就连区武装部召集离职休养的老干部开会,部领导也要拿我说事,说:“让孩子别跟老孙家的小儿子学,天天调皮捣蛋”。实践证明:其实我是个好孩子。哈哈!

 类似这样的事,下乡也干了不少。大队还没安排人看园子的时候,听说果园里有早熟品种已经成熟,我们三位知青约好,傍晚时分潜入大队果园偷摘苹果,我们来到果园找了半天,怎么也找不到那棵早熟的果树。正在这时突然听见来了几个人,我们三人一惊,以为是大队林业队管事的来了,匆忙之中我们藏到了树下,三人紧紧围靠着树干,观察外边的情况,听见来人低声的问道:“那棵熟了的苹果树在哪啊”。我们一下子明白了,人们常说的贼碰到贼的事情发生了。此时我们在暗处他们在明处,谁怕谁啊,我大喊一声:“你们干什么”。那帮人听到喊声,以为碰到看园子的了,落慌而逃,那个狼狈相无法形容。看到他们已经远去,我们三人哈哈大笑,把眼泪都笑出来了。从那时起我明白了一个道理: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胆大的就是爷。

 为了看好园子,我们还有意在村里放风说:今年知青看苹果园,他们都有枪,发现情况就开枪,村民们要注意,避免误伤。为了壮胆防身,我还打算物色一件防身的物件,找了多日,偶遇其物,爱不释手。有一天,我去凤凰山与荆山之间的山沟里玩,发现沟崖上长着一棵笔直而粗细适当的酸枣树,费了好大劲,才把它砍了下来。经过修整打磨,制作了一根长约1.60米,粗约8厘米的枣红色木棍,它比其它材质的木棍重些,拿在手里感觉特别好。我用它打过狗,一棍子下去当即呜呼,它一直陪伴我参军离开农村。当时我有三件“宝”,朋友们也非常的喜欢,酸枣棍子、不锈钢大卡扣的腰带和非常精致漂亮的匕首,后两件东西是我在炼油厂干临时工搞的材料,自己设计制作的。这三件“宝”是我当时的最爱,我参军要离开时,好友非得跟我要,只好给他们留个念想了。我到部队不久,同学给我来信说,我的同学好友们帮马力打架,把终村(具体哪个终村记不清了)的一个知青点给踏平了。我的匕首也被警察没收了,后来它还成了公安局反面教育展览的展品,至今我也没忘记那心爱的宝贝。

 我的农村朋友告诉我,在农村偷鸡摸狗、偷瓜摘果都不算偷,只要不是大量的偷盗,看不见拿些吃,村民们不认为是偷盗行为。每到瓜果熟的时候,村里的小档子们免不了要光顾瓜地果园,听村里的人讲那位英雄小的时候也干过光着身子偷瓜的事。村民偷瓜有个巧妙的办法,当夜幕降临他们把衣服脱光摸进瓜地,一旦被人发现,他们也不怕,因为他们都一丝不挂,加上天热身上有汗,滑溜溜的,全身没有可抓的地方,看瓜人追上也抓不住。碰到很较真儿的看瓜人,他们还有一个绝招,就是把手中的瓜砸向看瓜人的头上,从而金蝉脱壳。我的农村好友还嘱咐我,看苹果不要太认真,发现有偷苹果的,千万不要去追,更不能靠近,大声喊喊,赶走即可。

 在果园里劳动是一种享受,春天赏花,秋天品果,就似神仙过的日子。大队果园的苹果品种很多,有大小国光,金帅,青香蕉,红香蕉,秋花皮,红玉,秋金香,红星、印度等,大都是些传统品种,现在市面上已经很少见到了。感觉现在的品种好看不好吃,还是那时的苹果口味地道。大队的苹果树我如数家珍,哪棵树上的果子好吃,哪颗果子熟透了都在我的掌握之中。在看园子期间,我吃遍了苹果的各类品种,尝尽了苹果的不同滋味。有时候,看西瓜园的好友抱着几个西瓜来果园拜访,我就去摘些上乘的苹果招待他们,他们吃苹果我吃瓜,互通有无,吃着瓜果聊着天,好不自在,我已把果园当成了自己的家。

 在我写的文章《我们一起生活的日子》里提到“下乡别的没怎么多吃,狗肉、苹果、挂面吃了不少”,至此全部交代清楚了。可能有人要说:苹果是集体的,你不能随便吃。我借用老电影《闪闪的红星》里潘冬子的一段经典台词回答这个问题,“妈妈,你是党的人,我就是党的孩子”,既然都是党的人,就不要把自己当外人,集体的东西就是党的东西,也就是自己的东西,该吃吃该喝喝,比起那些贪官我们吃点又算什么呢!?那个年代我们身边也有贪官,大家没在意而已。那时的贪官贪的数额小,不易被察觉;现在贪官胆子太大了,动辄百万千万,多的上亿,胆大妄为,祸国殃民。

 我正在朦胧中,品尝着美味可口的金帅苹果,它是我最喜欢吃的品种,肉质细腻,酸甜适中;回忆着件件往事,有同学之间的,有朋友之间的,还有羞于启齿的......。一阵阵说话和嬉闹声打断了我的思绪,结束了我一整夜的紧张、恐惧和胡思乱想,这一夜在朦朦胧胧中度过,清醒过来反而感觉疲惫和困倦。这时天已经大亮,雨也停了,人们陆续的来到果园,开始了忙碌的一天。

 经过一夜风雨的洗礼,翠绿的树叶上和丰硕的果实上挂满了水滴,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。果树们显得格外的精神,果实们腆着丰盈的身子,等待人们采摘。这个季节人们都在等待,待到苹果熟透时,迎来果实累累的金色秋天。农民们等待着一年的好收成,知青们也都在等待,等待着收获理想,等待着翻开崭新生活的篇章,创造美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曹建中2014年6月2日写于张店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