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路山知青

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路山人民公社上山下乡知识青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1974年10月16日上山下乡到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路山人民公社,成为“知识青年”。 路山知青QQ群: 254614691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投缘》作者:前召二大队知青崔爱丽  

2014-08-19 11:50:46|  分类: 崔爱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投缘

作者:前召二大队知青崔爱丽

 我俩似乎天生投缘,原来天各一方,由于父母离职休养从部队分散安置到辛店聚到了一起;父母之间又很投脾气,两家人经常来往,我俩成了好朋友;在学校在农村总能找到共同的兴趣爱好,总是如影随形。下乡时她教我唱的一首歌,至今印象深刻,“手捧格桑花,唱歌献哈达,珠玛蹦蹦跳跳来背水,60岁的老爹爹头次来说话,感谢!感谢!毛主席给我们派来了金珠玛,金珠玛,感谢!感谢!毛主席你是我们藏民的亲爹妈......”每当我唱起这首歌,就想起我俩在一起的日子,开心快乐时常伴随着我们。

 我上高中时认识了小青,我们是邻班同学,课间经常在一起玩,上学放学一起走,兴趣相投,一见如故。到了周末,有时我去找她或她来找我,还利用节假日,坐公共汽车到张店去玩,逛公园照相,可惜照片都遗失了。有一次学校放假,我俩去张店,那时路不是太好走,公共汽车晃来晃去的,我俩都被摇晃晕了,到张店一下车我俩全都吐了,坐在路边低着头搭拉着颊,浑身没有力气,逛公园的兴致全无,我们去她姐姐单位休息,吃完饭就原路返回,从那以后我俩再没去张店。

 没过多久,我俩商量去临淄城里王海洋家玩玩,那时我不认识王海洋,我和他妹妹王超美很好,听说他爸会做一道拿手菜雪里荭。中午王海洋他爸爸做了一桌子菜,热情地招待了我们,我没见过雪里荭长啥样子,更没吃过,也没好意思问。返回的路上我和小青说:这次很遗憾,没吃到雪里荭。小青说那黑的就是,当即让我失望至极,雪里荭那么好听的名字,完全不像我想的红彤彤的样子,却是黑色的,白瞎了那美丽动听的名字了。高中毕业后,小青在临淄食品加工厂冰糕制作车间干临时工,我去了胜利炼油厂,很长时间都见不上一面,只有等到休息时去看看她,她的工作环境很好,热不着晒不着,还能品尝冰糕,是当时人们羡慕的工作。

 我俩父母都属武装部系统,理所当然下乡到了一个知青组。在农村的日子里我俩又成了老搭档,无论做什么都是我俩一块,做饭、推土、抬粪、看沟子,田间地头和茶余饭后总能看见我们在一起的身影。记得1975年1月份,一场雪过后,村里的路被白茫茫的大雪覆盖,我们要去技术队劳动,我在南方长大不善走雪路,一路上光摔跤。小青怕我摔倒就挎着我走,一路上嘻嘻哈哈的来到一处坡前,我俩一块往坡上冲,没想到把小青拽倒了,冲了几次怎么也上不去,李红云见状也来助阵,一边一个挎着我上坡,结果我把她俩全拽倒了,我们笑成了一团。路上来了位推独轮小车子的老农,看见这个场面也笑的直不起腰了,大家见他在笑就一起喊:“哎,他在笑我们呐”,刚喊完,只见那老农连人带车都翻倒了,我们笑的更欢了,我们一起指着老农;看他也摔倒了,我们笑的都爬不起来了。最后想了个办法,先到坡上几个人,在上面拉,我们一起往上冲,总算上去了,现在想起这件事还禁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每次轮到我和小青做饭,我们就想办法挤出点时间出去转转。有一天晴空万里,风和日丽,我和小青做完午饭,利用午晚饭之间的空闲,兴致勃勃的推着自行车出村了,打算去中埠看看。我不太会骑车带人,可是我腿长做后面也不得劲,小青长的小巧玲珑的带我也不合适,还是我带她吧。到了公路,我就说上来吧,小青就跳上来了,自行车有了负重我就开始崴轱,迎面来了一辆两匹马拉的大车,我崴来崴去也不知怎么钻到两匹马中间了,马吓的仰着头大叫“救命”,把赶车的吓了一跳,慌忙起身拉住缰绳,心想什么人这么厉害,差点惊了我的马,这时小青也跳下来了,我俩也吓的不轻,我听人说马会咬人,这次没咬我们挺给面子。赶车的一看是两个女青年,啥也没说就走了。那时公路上没有汽车,马车走后公路上就只剩我俩了,我俩骑上车子继续前行,一边走一边聊,快到中埠了,我感觉小青好一会没说话了,回头一看小青不见了,公路上连人影都没有,我大惊失色,掉头就往回跑,骑回好远才看见她人影,见面我俩又笑的不行了,我说怎么那么轻呢,后面跟没人似的,啥时掉下来的?怎么不喊我呀。她说:早掉下来了,看你能跑多远。就这样我俩每次出去玩,都会闹出些好笑的故事。

 那个年代虽说没有电视,更没有网络,文化生活的形式多是自娱自乐,村里时常搞些文艺小节目,还是挺丰富的。当年村里能人很多,有个村民大家都称他“老导演”,他会编舞还会教跳舞,我同屋的几个美女都去跟他学跳舞,记得学的舞蹈叫喜晒丰收粮。在我们知青院外大队烟屋前的小空场,隔三差五有人说大鼓书,听说这位说书的盲人在路山地界还是很有名气的。晚上大喇叭经常喊八点到村委开会,我们知青们很认真,到点就都到齐了,村民们可不管那一套,就像人们说的:七点开会八点到,九点耽误不了听报告。对这句话我感受颇深,我从小在部队学校上学,受军事化管理的影响,说几点就几点,严格守时,从那以后我也不按点了。记的有一天晚上我们第一次参加大队开会,开会前人没来齐,就先演些小节目,有说书的,拉弦子的,村民演完后,让知青表演节目,小青和秀华商量了一下,她俩演唱我爱北京天安门,小青是从安徽来的一口的安徽腔,村民没听过外地口音,小青唱一句村民就笑一句,没唱完秀华就跑下来了,小青一看也跑下来了,本来是小合唱表演,却像演了一幕幽默小品。我真不知道村民笑什么,我觉着小青唱的可好了,那时我很佩服小青,她能勇敢上台唱歌,我就没有那个勇气,三十年以后我才敢登台表演。回到宿舍小青教我用安徽话朗诵我爱北京天安门,反反复复很多遍,以至今日还在我脑海回荡:“我爱北京天安门,天安门上太阳升,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......”

 在农村我和小青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,也就半年多的时间。由于在技术队抬粪筐落下了病,1975年夏天病情加重,到处求医诊治,因当时医疗设备简陋,诊断水平又差,一直查不出病因,拖到10月份才在济南军区总院确诊做了手术,年底小青就招工回城了。我做完手术在家养病,小青经常来看我。1976年的夏天,我病愈回到村里,知青组里就剩下我们五个人了。

 入冬后的一个星期天,小青骑自行车到组里来看我,我俩整整聊了一天,一直聊到下午快5点钟,她第二天还要上班,回家要走很远的路,我只好送她到村口,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,头上的大红围巾消失在夜空中。送走她我脑子里总在想:天太晚了,不等到家天就会黑的,应该让她早点走。我晚上久久不能入睡,心里总是惦记着。等我回到辛店就赶紧跑到她家询问,那天没出事吧?小青平静的笑着对我说出事了,回家的路上遇到劫道的抢自行车......,听完小青的叙述,我被她机智勇敢的行为所震撼,顿时肃然起敬,小青一下子成了我心目中的英雄。这件事发生后我特别自责,小青来乡下看我险些被坏人打劫,她爸爸几次到我家来玩从来没提过这事,即没抱怨也没怪罪,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。人们常说:朋友遇事方知高洁,遇到大事才能看出这家人品德的高尚。

 我招工回城后,和小青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,后来她家搬到市里的军干所,我几次去张店找她玩。时间过的真快啊,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,我们从花季的年龄一步步走来,我与小青从同学到农友,从相识到相知;在玩耍中成熟,在欢乐中成长;我们之间似乎被一条无形的线相牵连,无论遇到什么困难,都能不离不弃,我们的缘份一直延续到今天。每当想起当年的情景,真想穿越时空回到从前,再享受无拘无束、欢快自在的浪漫生活;再品味真诚交往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崔爱丽2014年8月10日写于临淄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